????“你是谁?”直觉告诉他,在他的面前,站在一个人,虽然他看不见,可他依旧集中了视线,想要看清那个人的存在,可他依旧看不见,于是寒烟尘缓缓的抬起了手,小心翼翼的往前迈开了步伐,想要亲自去试探一番。

????可忽然之间,他的前方就传来了一道低沉的嗓音——

????“想不到,我当初费尽心机,耗尽我魔界众多高手和神族俘虏的魂魄和精元凝聚而成了九璃珠,居然变成了你这么个无能懦弱的孬种!你简直丢尽我的脸!”

????寒烟尘闻言蓦地一惊,一听这话,他顿时就知道眼前的人是谁了,于是他想都没来得及想,下意识的反应便直接跪在了地上,俯首拜见,“父……父皇……”

????“你不配这么叫我!”那声音怒吼道,暴怒的语气让寒烟尘心头一颤,他顿时就没了分寸,整个人愣在原地手足无措,“父皇,我……”

????“你还知道你自己是谁吗!?”

????寒烟尘心中一惊,愣了一下,缓缓点头,道:“知道,我是魔界之主,是魔界的第九代魔皇。”

????“亏你还记得!”那声音没好气的咒骂一声,“你不单单是魔界之主,也不单单是魔界的第九代魔皇,你更是我的儿子,是我这一生最满意的杰作!我此生最庆幸的事情就是在临死前创造了你!你汇聚了天底下最强大最完美最无懈可击的力量,你长生不死!你天下无敌!

????整个天下都尽在你的掌握之中,你比我厉害,比我强大,比我更加惊天动地、震慑人心!比起我你有过之而无不及,可你看看,如此完美的你,到头来都做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!”

????寒烟尘蓦地一颤,整个人仿佛顿时就清醒了过来,他猛地抬起眼眸,可他依旧什么也没看到。

????“区区的书谢真人算什么,说到底,他不过是一个凡人,侥幸得道升仙,成了凌幻大陆唯一的一个得道真人!可纵然如此,他与万年前的神族也无法相提并论,与我偌大魔界相比,他也不过区区蝼蚁,可你呢,却偏偏被他一人玩弄于股掌之间!真是可笑!真是荒唐!”

????“父皇……”寒烟尘再次大吃一惊,“父皇……都知道?”

????“你如此怯弱,毫无我魔界之人骨子里与生俱来的血性残忍,你叫我如何死得瞑目!?哪怕是魂飞魄散,我也要借用这天底下所有可用的力量来到你面前,骂醒你!你个蠢货!没用的东西!你简直枉为我魔界之子!你太让我失望了!太让我失望了!”

????那声音不断的朝寒烟尘咆大吼,一字一句都如针砭一般刺进了寒烟尘的心里,他不禁鼻子一酸,整个人顿时就低下了头,声音弱弱言道:“是!是儿臣的错,是儿臣不孝,让父皇失望了。”

????“简单认个错就完了?”

????“父皇……想让儿臣做什么?”

????“难道你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吗?”

????寒烟尘闻言缓缓的抬头看向了前方,虽然眼前依旧是一片黑暗,他什么都看不到,可纵使他看不到,他也依旧能感到眼前的人的存在,那是他的父皇,是这个世界上,唯一一个和他有血缘至亲的人,不知为何,寒烟尘心里忽地有些感动,原以为,这个世上只剩自己一个人了……

????“你在想什么?”察觉到他的沉默,那声音问道。

????寒烟尘顿了顿,将自己所有的情绪都一一藏匿起来,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对他父皇说道:“没想什么,父皇说的没错,我应该要知道自己要做什么。”

????“做什么?”

????“利用人间九灵,冲破封印。”

????“还有呢?”

????“还有?”寒烟尘骤然一顿,不明白他这句话的含义,“还有什么?”他问。

????“没用的东西!”他又开口大骂道,寒烟尘顿时低下了头,像个做错事领罚的孩子,“儿臣、确实不知还有什么,请父皇提点。”

????“你在魔界这么久,难道还不明白弱肉强食这个道理吗?你虽然是魔界的九代魔皇,可魔界,从来没有永恒的权力,有的,只是无穷无尽的欲望和杀戮……”他的这一句话让寒烟尘醍醐灌顶,幡然醒悟,他猛地一惊,抬头看着前方,“父皇的意思是……?”

????“生而为王,最重要的就是实力和人心,如今你的实力天下没有几人能和你匹敌,剩下的,便是人心了,你是名正言顺的九代魔皇,魔界的子民自然忠心于你,可各大域族的魔尊,还有魔界三尊,他们若是要反你,千万魔影在手,凭你一己之力,你以为你单凭魔皇之身就能控制住他们吗?”

????寒烟尘闻言骤然蹙眉,“可魔界大多数人都已经被我的紫棱晶所控,一旦他们背叛,我随时都能取他们性命。”

????“区区紫棱晶,算得了什么?!”

????“若紫棱晶控制不住他们,我还有陨殇绝,就算陨殇绝不行,我也还有人间九灵在手,人间九灵的强大世人皆知,难道他们还会来送死不成?!”

????“哼!愚蠢!天真!”

????“父皇!”寒烟尘猛地抬头一喊!“父皇跟我说这些,难道是想让我再冲破封印之后,继而利用人间九灵,来对付自己人?”

????“自己人?”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,“整个魔界,你觉得谁是自己人?”

????“自然是苏卿和苏劫,还有我手底下的魔君魔影,还有帝姬雪曳,池渊、蔟敏,以及其他效忠于我的魔尊。”

????“你觉得他们不会背叛你吗?”

????“其他人说不准,但苏卿苏劫,还有雪曳,他们是绝对不会的!苏卿苏劫可是一直效忠父皇,伴随父皇身侧对父皇忠心耿耿的,他们发誓只会效忠于魔皇,而我,是名正言顺的魔界之主,他们是绝对不会背叛我的!”

????“世界上没人能对你永远忠诚。”

????寒烟尘心头一颤,顿了顿,又开口道:“其他人也就罢了,父皇难道连苏卿苏劫也怀疑吗?”

????空气忽然间就沉默了下来,他没有再说话,而寒烟尘对于突如其来的沉寂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议,他觉得自己所言是对的,苏卿和苏劫,确实是世界上对魔皇最为忠诚之人,父皇他,也是深有体会的吧!于是他开口小心翼翼的试探,“父皇也觉得,苏卿和苏劫是不会背叛我的吧?”

????他又不语,只是浅浅的叹了口气,寒烟尘抬头看着眼前黑漆漆的一片,听着那声叹息,他心里不由得感到茫然和不知所措,他低头仔细想了想,父皇的意思无非就是想告诉他,魔界里人心多变,没有谁会永远效忠于一个人,更何况,他这个九代魔皇,本就诸多非议,众人之所以效忠于他,不过是因为自己要夺取人间九灵,冲破封印罢了,这些都是暂时的,现在自己已经拿到了人间九灵,那些魔尊,不是已经开始按捺不住了吗?

????他微微勾了勾嘴角,似乎是凄凉的一笑,他抬头看着前方一字一句的说:“父皇,你无需叹气,儿臣明白你的意思了,我虽生而为王,可魔界之大,人心多变,我不可能一辈子都凭借着九代魔皇的头衔统治整个魔界,如果我想巩固我的地位,那么,我就必须要除掉那些对我存有异心的魔界之人,唯有这样,我才是魔界永远的魔皇陛下,对吧?”

????“知道就好。”一声慵慵的没好气的声音从他头顶传来,不知为何,听着这声应答,寒烟尘忽然之间就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安心,心里忽地有一阵感动的暖流缓缓的涌现,纵然前方再阴暗又如何,他什么都看不到又如何,可他知道,眼前始终有一个人在为他带路,引领着他的方向,这种感觉,让原先感到孤独无助的他此刻只觉得无比安心。

????“父皇……”寒烟尘呆呆的看着前方,心里莫名的就涌出了一丝酸涩,从心底蔓延而出的思念和感动此刻如泉水一般喷涌而出,“儿臣……想你了……”他幽幽的开口,声音似有一丝哽咽,也不知他听到了没有,黑暗里并没有什么反应,寒烟尘也不知自己究竟是怎么了,只是一时的情绪失控,他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念想,一时间,便脱口而出了。

????“那个叫白凝夕的女子,你很喜欢她吗?”

????听到凝夕的名字,寒烟尘很快就恢复了清醒,他颔首,道:“是,父皇,她是我此生最爱的女人,是我此生唯一的魔后。”

????“哼!真看不出你小子还是个痴情种!”

????寒烟尘抿唇不语,只浅浅露了露笑意。

????“可惜啊,她一个将死之人,马上就要离你而去了!”

????寒烟尘闻言眼神顿时黯然失色,悲愁尽涌,可他随即又猛地抬眸,不可思议的看着前方,“父皇……您可有办法救凝夕的命?只要能救她,我愿不惜一切代价!只要能让她活着,不成为六山六星的祭品,我做什么都可以!”

????“摄魂棒都在你手里,区区一个凡人!你还救不了了!?”


欢迎大家访问:木棉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73books.com/book/92783/739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