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既然如此……白戎修为不凡,又何苦为难他们一班彘品、骥品的弱手?”

????见白玉琦死不承认,北冥琥被气的须发贲张,却又拿他没办法,古铜色的脸庞涨的紫红,却又只能按捺的闷声挑衅道:“白戎可敢与我北冥琥斗上一场?”

????泗野诸戎为之大喜,只要白玉琦不同意,北冥琥这“少牢”境界的大豪,就不敢坏了规矩的轻易出手。

????而以白氏戎族表现出来的战力,几乎是战牢以下无敌,完全可利用规则逼退朱壤国,又或是拖延到泗野国的战牢级大豪赶来。

????可事情的发展,显然不会按照他们的意愿进行。

????斟寻风还没来得及出声代表泗野国拒绝,白玉琦就好奇的道:“你有牌牌吗?”

????北冥琥嘴角一抽,跟金毛狮王一样的络腮胡子都跟着抖了两下,闷不吭声的掏出款式跟战骥们不同,而且材质呈银色的牌牌随手掷了过来,闷声道:“打赢了我,这块‘琅箓’只管拿去,我朱壤退军一千跋!”

????白玉琦将银牌牌接到手里把玩了一下,觉得应该是比铜牌牌更高级的储物装备,满意的点了点头后顺手就揣兜里了。

????看的北冥琥眉毛都竖起来了,这还没打你就揣起来是几个意思,觉得老夫输定了?

????想要发作,可一想到只要打赢了自然就能拿回来,便强行忍耐的摆出架势,等待白玉琦先进攻。

????虽然没有明文规定,可他作为明面上战力更高者,在擂台上不能主动出手攻击,只能等人挑战。

????白玉琦却一点都不着急,甚至连地上之前赢来的那些铜牌牌也收了起来。

????这可都是用来换领土的凭证,战牢级的破坏力估计不小,一会打起来崩不见了还得去找。

????前前后后赢来了大几十块琥符,加上这块“琅箓”的一千跋,少说也能替白氏戎族挣回几千公里族地,想来应该足够他们折腾的了。

????白玉琦能无视北冥琥身上越来越磅礴的气势和压力。

????斟寻风等泗野战骥就承受不住了,连话都说不出来的连连后退。

????不仅如此,双方的战戎甚至还迅速带领部下后撤,远离了两人所在的擂台。

????战牢层次的战斗,可不是他们能够掺和的,一旦被余威波及到,绝对是非死即伤!

????白玉琦磨磨蹭蹭了半天,见北冥琥始终都只是在那里凝聚气势,却丝毫不见焦躁。

????自然知道以北冥琥的修为和心境,这种影响敌人情绪的小伎俩根本干扰不到他,便笑了笑停下了手上摸摸索索的动作。

????两人相隔十仞(23m)遥遥对持。

????明明都没有动作,可是擂台上凝聚的气势。

????却将远远观战的双方,震慑的连大气都不敢喘,连空气都仿佛凝固了。

????等等!

????原本觉得透不过气来的斟寻风,突然疑惑的抬头,风?起风了……不对!

????“不好!快撤!”

????斟寻风大吼警示,本人也向远离擂台的方向暴撤!

????擂台周围观战的两国战骥,几乎与他同时向后逃窜,可毕竟有品级较低,或是较为迟钝的战骥反应不过来。

????下一刻,一道锥形飓风如同一条巨龙一般从天而降,狠狠的砸在了擂台上!

????惊天动地的一声爆鸣传来,青冈石为基的擂台瞬间化为糜粉,凄厉的呼啸着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。

????大小不一的碎石,像炮弹一样将四周的地面砸的是噗噗有声,或是爆开一团泥土尘雾,或是扬起一蓬鲜血,但瞬间就被四散的狂风刮散带走,连闷哼惨嚎声都被遮掩在了风声中。

????即便是及时暴撤,斟寻风也没能逃脱四散的狂风冲击,被强大的气浪刮的飞舞起来,在空中手舞足蹈的飞舞了足有数十米远,这才像只滚地葫芦一般摔了个天旋地转。

????全力催动气劲护住周身的斟寻风,单手护头,一手死死抠住地面,双腿岔开架住身体,伏在地上半响都不敢抬头。

????不时有飞射的碎石砸在他背上,他也只是闷哼一声硬抗下来,直到狂风变缓四周尘埃落定,他这才敢慢慢的抬头张望。

????四下满地哀鸿,尽是在刚刚的异象之中来不及逃走,遭到波及的两国战骥,一个个头破血流,哀哀打滚。

????好在战骥以下的战彘、战羯,都没资格来观战,不然仅是这一下估计就得折损不少人,战骥虽然十分狼狈,可好歹还勉强能够保住一条小命,受点轻伤却是在所难免的了。

????斟寻风看着一片狼藉的四周,不禁为之骇然!

????青冈石为基的擂台消失的无影无踪,现场只剩下了一片数仞深的凹陷。

????而台上二人更是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,只有一串闷雷般的轰鸣从远方某处传来,伴随着地面阵阵的颤抖。

????刚刚二人仅仅只是以“势”对抗,竟然就引起了天地元气的暴动,两人气势冲突下使得气流旋转,搅动了上空云层形成了龙卷。

????不过擂台倒不是被那一道倒卷的飓风给击碎的,而是在众人未能察觉到的情况下一次交手给击毁的,甚至连还未造成最大破坏的龙卷,都被这一击打的爆散。

????远方更是传来了大片痛呼和惨叫,那是在远处擂台上比斗的战彘、战羯,被暴雨般袭来的碎石所伤导致的,仅是扩散的气浪,就将碎石抛飞出去了上千米之遥!

????斟寻风禁不住的浑身战栗。

????怪不得有人说,战牢以下皆蝼蚁!

????很少能在战场上看到战牢境界的大豪出手,这等威势真的是人能造成的么?

????牢品与羯品、彘品、骥品都不一样,又分“少牢”和“太牢”这上下两等。

????那北冥琥还仅仅只是“少牢”层次而已,竟然就能造成这么恐怖的破坏,那要是“太牢”又得是何种毁天灭地的景象?

????更可怕的是,那个白氏战戎竟然能与对方打得势均力敌,那岂不是说他最少也达到了“少牢”境界?

????可斟寻风清楚的记得,他昨日可是眼睁睁的亲眼所见,那白戎在他眼前一路从战彘层次,一路突破到战骥境界的!

????这一夜过去,竟然都已经能与战牢对抗了么?




欢迎大家访问:木棉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73books.com/book/92323/623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