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十三岁的大药师!比百里云霁获得大药师资格还早了五年!成功夺下史上最年轻大药师称号,并成为史无前例的女性大药师。这简直让人不敢相信!这绝对是个奇迹!

????天下十多位大药师,药圣一脉就占其三,真让人眼红哪!想必本次大药会之后,会有不少药师,挤破头想要拜在药圣门下。即便拜不成药圣本人,哪怕给三位大药师当个小小的药童,也是愿意的。

????顾夜也能想见,如果这个消息传出之后,将会引起多么大的震荡。而她,也将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,她的生活不知会发生怎样的变化。一个九级药师,就给镇国公府上带来那么多的麻烦,更何况是大药师?

????于是,顾夜做出一个决定——不公布她的大药师身份!

????她跟那位新出炉的大药师葛大药师,是最后走出考核场地的。那时候,场地中的三位病人的病情都有了好转。葛大药师本来是可以早出来些的,他却愣是赖在里面,见证了“青霉素”的效用。

????除了痨病和花柳病,青霉素还针对一些诸如咽炎、脑炎、上呼吸道感染,和一些链球菌引起的感染,都有很好的效果。虽然,人家小姑娘说的这这些症状,他都云里雾里,却不明觉厉。

????出门的时候,小姑娘突然塌下了肩膀,垂下了脑袋,顿时失去了所有精气神儿。这种戏剧化的改变,让葛大药师奇怪的同时,又觉得有几分想笑。

????待到小姑娘的家人围上来,看到她可怜兮兮的模样,七嘴八舌安慰她的场面。葛大药师这才明白,原来小姑娘是装给外人看的。

????小姑娘隐瞒下自己获得大药师资格的决定,让葛大药师甚为佩服。药师们穷其一生追求的荣誉,到了她那儿却能极其冷静地分析,做出抉择。这一点,是他和其他药师,很难做到的。

????瞧着小姑娘的意思,好像准备连家里人都给瞒下来呢。

????镇国公阖府上下,都聚集在考核场地的门前,包括顾夜的两位爷爷。看着小姑娘垂头丧气地出来,君氏心疼地把闺女抱在怀中,略带哽咽地道:“我们宝儿受了。早知道一考半个多月,咱们就不进去受那罪了。娘让厨房备下了你喜欢吃的饭菜点心,回去咱好好补补。”

????镇国公不忍看到闺女失落的小模样,忙试图转移她的情绪:“对了,明珠阁中的玻璃暖房,已经建好了。你卧室隔壁的碧纱橱水榭阳台,也按你的要求,用玻璃推拉门封上了。还有隔壁院子的药品……研发室,也都按照你的提议和要求,改建好了。就等着你去验收呢!”

????自认为是最知心的哥哥的褚小六,绞尽脑汁,也开口道:“你的小白,今天一大早不知从哪叼来一只巨大的老鼠,放在了小厨房的门口,把丫鬟婆子吓得不轻。后来颜婶看过后,说是竹鼠,肉质细嫩,味道鲜美,就等妹妹回去看是清炖还是爆炒呢,如果你喜欢红烧,也是可以的!”

????其他哥哥们,也都绞尽脑汁地,想着有趣的事情,去分散妹妹的注意力。大家都像约好了似的,只字不提关于这次考核的事情。晋升大药师,如果真那么容易的话,那岂不是满地都是大药师了?正因为难考,所以才珍贵嘛!

????顾夜抬起头,一双大眼睛湿漉漉的,仿佛被秋雨洗过似的。她可怜巴巴地看看两位柔和慈祥地看着自己的爷爷,再看向关心中带着几分担忧的父母,和一群插科打诨想要让她开心起来的哥哥们,心中说不感动是假的。

????“你们……为什么不问我考得怎么样?”顾夜小声地问道。

????“结果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们都相信你的能力!”本来顾萧对自家孙女还是信心满满的。可是她出考场的状态看,又不像是好的结果。本来,他是顾虑到她的心情,不像提及大药师考核有关的事情的,没想到她自己却问了出来。

????镇国公听了,忙不迭地附和道:“是啊,是啊!顾叔说的对!你的顾氏制药,弄出了这么多有用的药品,惠及黎民百姓。大药师的虚名,真的不算什么。再说了,文人科举也有这样的例子,明明才华横溢、学富五车,一到考试却不能发挥十之一二。

????前朝的名儒子懿先生,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先例吗?虽然没能中过举,却不耽误他名满天下。所以,这次考不过,真的不代表你的真实实力和水平。

????再说了,依我看来,那些作为评委的大药师,都未必能比得过你呢。他们没给你晋升,是他们有眼无珠,没有眼光!”

????顾夜抬起略带惊讶的眸子,看向自家老爹:“爹,你这么说,可就得罪了天下所有的大药师了。你就不怕被大药师们封杀,让你求不到药?”

????镇国公哼了哼,道:“怕什么?有我闺女在,何须向别人求药?”

????褚老爷子听不下去了,斥道:“说什么呢!一把年纪,儿女成群了,说话还不过脑子。若是被有心人听了,宣扬出去。只怕会连累咱们叶儿,说她年少轻狂,不把前辈们看在眼里!还有你们几个,出去后要慎言,不准给你们妹妹惹祸!”

????“知道了,爷爷!”褚家兄弟装作没看到老爹脸上尴尬的表情,正色向褚老爷子保证,绝对会谨言慎行,不拖累妹妹的名声。

????感动得鼻子酸酸的,她吸了吸鼻子,带着几分鼻音地道:“爷爷们、爹、娘,还有哥哥们,有你们在,真好!”

????“不哭,宝儿不哭!你已经很厉害了!”君氏以为小女儿没有晋升大药师,才红了眼眶的,忙安慰道,“你看,你才十三岁,已经是九级药师了。药娘子像你这么大的时候,才几级来着?她好像二十岁才跟你一样是九级药师吧?你比药娘子还要厉害,娘亲以你为荣!”

????镇国公摸摸女儿的小脑袋,附和道:“是啊!我闺女最厉害了!你知不知道,爹现在够不敢去上朝了,上朝之前和散朝之后,总有一些熟悉不熟悉的同僚,借故跟我寒暄几句。让我烦不胜烦!以前,爹可没这烦恼,爹就像个隐形人一样,根本没人理睬的。爹现在人气这么高,还不是因为有个好闺女?”

????褚老爷子瞪了儿子一眼,比较中肯地道:“没事!一次战场失利不算什么,要有屡败屡战的勇气。咱们褚家人身上,流着不服输的血液。三年后的药会上再展身手!三年后,你不过才十六岁,不耽误你拿下‘最年轻大药师’的名头!”

????考核场地外,不无京中权贵府里的探子。从顾夜一出场,就有不少人朝着这边探头探脑。没多久,许多人家就收到了“镇国公家的姑娘考核失利”的消息。

????各方反应各不相同。那些曾经巴结上门,却被褚家拒之门外的人家,诸如太常寺卿王家的当家夫人,关起门来跟自家人说起了酸话:“瞧他们家狂的,还以为褚家能出个大药师呢。结果呢?打脸了吧?”

????王梨落脸上虽然也挂着几分幸灾乐祸,却道:“娘,你到外面可别这么说。毕竟人家现在是九级药师,跟药娘子是一个级别的呢。说不定,咱们以后还要求到他们家头上呢!”

????“你当娘是傻的?这些话自然只能在自家人面前说了,别的不说,光镇国公的门第,也不是咱家能得罪的。”张氏撇撇嘴道,“褚家丫头没考上大药师,对我们来说也算是好事。你想想,如果那丫头成了大药师,咱们这样的人家,还能攀得上吗?你哥哥岂不是一点希望都没了?现在吗……只要我们合计合计,两家的亲事未必不能成!”

????王梨落脸色微微一变,沉默了片刻道:“听说,褚姑娘在庄子上,曾经救下了次辅家的邵公子,还有跟他并称“双杰”的宁公子。他们二人还专门到褚家的庄子上表示感谢呢!哥哥虽说颇有才名,可是在这两人面前,却有几分逊色。只怕褚家未必能看上哥哥……”

????“什么?你这消息从哪儿来的?邵公子和宁公子,怎么会出现在褚家庄子的附近?莫非这两家,对镇国公家的姑娘,也有求娶之意?”张氏顿时拉长了一张脸,露出焦灼的神情。

????“娘……和镇国公家联姻,并不是非哥哥不可……”王梨落半遮半掩地提醒道。

????张氏先是露出迷茫的神情,抬眸看到女儿含羞的模样,她一拍大腿,笑道:“可不是嘛!褚家可是有六个儿子,都没有婚配呢!这事儿,咱们可得好好地谋划谋划……”

????像王家这样巴结不成,抱着看笑话心思的,不在少数。当然,也有真正关心顾夜的心情的,例如袁海晴、上官绯儿等跟顾夜或者褚家有交情的人家,真心替顾夜感到遗憾。

????三日后,大药会的“闭幕会”上,宣布了本次大药会诞生了两位大药师。一位是炎国的葛药师……哦,现在该改称为“葛大药师”了。而一位因为情况特殊,加上被人要求,便不对外公布姓名,成为史无前例的“隐形大药师”。


欢迎大家访问:木棉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73books.com/book/91495/562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