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太爷当即顺着井绳潜进了水里,井水不是深,太爷一个猛子扎到底,在井底摸索了起来。

????等太爷把井底摸了个遍,却没能摸到邪书,太爷不甘心,浮上水面换了口气,又把井底摸了一遍,还是没有,邪书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。

????无奈之下,太爷只好从井里爬了出来。到了上面之后,太爷直奔杂物房。来到杂物房门口,就听见里面有说话声,太爷连忙躲到门边,屏住呼吸仔细一听,是李忠的声音,不像在对人说话,倒像是在念什么口诀。

????太爷顿时纳了闷儿了,刚才不是把李忠的嘴给勒上了么?

????悄悄推开、房门,太爷走进了屋里,李忠的声音从那堆杂物后面传来,太爷仔细听听,还是在念口诀。

????过了一会儿,声音停止,杂物动了起来,很快的,李忠从杂物里钻了出来,嘴上的布绫子和身上的绳子全都不见了。

????太爷见状,一个箭步冲过去,一把揪住了他,李忠始料未及,浑身一激灵。

????太爷上下打量了他一眼,冷冷问道:“你怎么将身上的绳子解开的?”

????李忠朝太爷浑身师漉漉的衣裳看看,不答反问:“你跳进井里也没找到书吧?”

????太爷一听李忠这话,立马儿明白了,李忠认为自己没发现土洞,直接钻到了井水里。

????太爷冷笑了一下,“我当然找到了书,只是没找到你弟弟,我以为他躲进了水底。”说着,太爷从身上抽出了两仪阴阳剑,“书已经找到,眼下只剩下你弟弟,留着你也没什么用了!”

????太爷眼神一冷,抄起两仪阴阳剑就要捅李忠的心窝,李忠顿时慌了神儿,大声叫道:“别动手,我告诉你我弟弟在哪儿!”

????太爷闻言,连忙收住两仪阴阳剑,李忠缓了缓神儿,说道:“我弟弟……我弟弟其实已经不在了。”说着,李忠用下巴朝旁边一间内室指了指,“那里边的僵尸,就是我弟弟。”

????太爷一听,感觉很意外,李忠又说道:“你要是不信,可以自己去看看,那僵尸的相貌,与我有几分相似。”

????太爷站在没动,李忠冷冷道:“怎么,不相信我,走,我带你过去看看。”

????李忠一把抓住了太爷的手腕,扯着太爷就朝内室那边走,太爷没有甩掉他的手,随他一起走了过去。

????来到内室门口,李忠并没有进去,在门口停了下来,对太爷说道:“你进去看看吧,那就是我弟弟。”

????太爷朝李忠淡淡一笑,“你带我来看你弟弟,有什么目的?”

????李忠面无表情地回道:“你看了就知道了。”

????太爷留下李忠在门口,自己走了进去,就在这时候,就听身后的李忠快速嘀咕起来,好像在念口诀,太爷回头朝他看了一眼,这时候,李忠猛地高喝了一声:“起!”同时,眼睛看向了床、上的僵尸。

????太爷闻言心里暗叫一声不好,李忠似乎在念一种起尸的口诀,不过,太爷很快发现,床、上的僵尸并没有任何动静儿,再看李忠,脸色大变,愣了一下之后,转身就跑。

????“哪里跑!”太爷旋即冲出内室,一脚踢在李忠的腿弯上,李忠顿时摔了嘴啃地。

????“怎么会这样儿,怎么会这样儿……”李忠爬在地上就没起来,整个人震惊不已。

????太爷缓缓蹲下、身子,将两仪阴阳剑放进了他脖子里,冷冷问道:“你刚才念的什么口诀,是不是起尸咒,你想让床、上的僵尸起来对付我。”

????李忠朝太爷看了一眼,整个人有些惊慌失措,“你、你对我弟弟做了什么,他为什么没起来?”

????太爷顿时笑了,没有回答李忠,一把将李忠从地上揪起来,冷冷说道:“你自己过去看看呀。”说着,揪着李忠回到内室。

????来到床边,李忠朝床、上一看,顿时“啊”了一声,“我弟弟的头呢?”

????太爷又笑了,“早就被我割下了。”

????李忠看向太爷的眼神儿顿时变了,变的又怒又恨,太爷一脸满不在乎,“看来这僵尸真是你弟弟,说吧,你弄两具僵尸放家里,什么意思,还有,为什么要盗刘师傅儿媳妇的尸身?”

????“哼!”李忠冷哼了一声。

????“不想说,那就别说了!”太爷一抬手,将两仪阴阳剑捅进了李忠的心窝,李忠瞪大着眼睛挣扎几下,咽了气了。

????不过,太爷并没有就此放过他,又用短剑将他的脑袋砍了下来,他弟弟既然能成僵尸,保不齐他也能成僵尸,把他的人头也找地方烧了,做到有备而无患。

????这时候,已经是上午时分,带着颗人头不好离开县城,于是,太爷拎着李忠的人头,来到柴房,在柴房里点上火,熏烤自己衣裳的同时,把人头烧成了黑炭。随后,将黑炭、以及李忠兄弟俩的尸身,全都扔进了水井里。

????离开李忠家的时候,太爷被巷子里的一个老头儿撞上,太爷跟他对视了一眼,旁若无人地把李忠家的院门给锁上了。

????等太爷划船过河,回到家里的时候,院子里很多人,似乎乱成了一团,很多都是山王庄的村民,太爷心下一沉,难道王草鱼带回王小锦的尸身以后,被村里人听说了么?

????正在分开人群,堂屋门口有人喊叫着:“刘义,你说这事儿咋办吧,昨天你那不孝儿子说咧,晚上给我做法事,谁知道,我儿子夜里又来闹我们家咧!”

????太爷一听,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半儿,感情是南村的张大户找上门了。

????太爷连忙分开人群,赶去堂屋门口,这时候,就听我高祖说道:“张兄莫急,这事是我犬子不对,我这就随你到家里一趟。”

????“不成!”张大户大叫:“你把你家那兔崽子给叫出来,我要听他亲口给我说说!”

????“谁是兔崽子!”太爷来到了张大户后生,猛地冷喝了一声。

????张大户顿时被喝的一缩脖子,扭头朝后一看,“兔崽子,你终于出现了。”

????太爷闻言,当即大怒,抬手就想给张大户一个耳刮子,我高祖连忙喝了他一声:“退下!”

????太爷把手攥成拳头,只攥的指头嘎吧嘎吧响,这时,站在我高祖身边的王草鱼连忙过来了,“秉守叔,你可算回来咧,你再不回来,我都没法儿跟爷爷交代咧。”

????太爷朝王草鱼看了一眼,刚想问小锦儿,谁成想,张大户冲了过来,一把揪住了太爷的衣领子,倚老卖老耍起了横,“你打,你打呀,你没本事驱鬼,现在还想打人,你打呀,打死我……”

????太爷眼睛里顿时冒出了火,咋遇上这么多泼皮无赖滚刀肉呢?这要搁着盗墓的时候,早就手起刀落了。

????太爷朝我高祖看了一眼,高祖眉头微蹙,赶紧过来给张大户说好话,“张兄,是我教子无方,我这就随你到家里去,不论你家里什么,刘义一定帮你们赶走。”

????张大户闻言,不再撒泼,但是手并没有松开太爷,回头看了我高祖一眼,“好,那你叫你儿子告诉我,谁把我儿子的坟给刨开咧!”

????高祖闻言,眉头皱的更紧了,“秉守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????太爷抬手打掉了张大户的手,对高祖说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
????“你不知道你咋知道俺儿子坟给人刨咧?”没等高祖说话,张大户大叫道。

????太爷朝他看了一眼,恨恨说道:“你在村里为富不仁、横行霸道,祖坟没被人刨了就不错了!”

????“你……”张大户顿时满脸涨红,有人想再抓我太爷衣领子,但是,太爷打掉他手的时候,用了三成的力,已经把手背给他打肿了,不敢再造次。

????张大户转而对我高祖说道:“刘义,看看你养的好儿子,养不教父之过,都是你的错!”

????“你找死!”太爷闻言,抬起一脚踢在张大户的大腿上,张大户顿时“嗷”地一声惨叫,直接躺在了地上,旁边随行的家丁见状,连忙过去搀扶,张大户却侧身躺在地上一摆手,叫道:“都别扶我,让他们三王庄的人都看看,刘义的儿子不光能杀龙,还能杀人,刘义儿子要杀人啦……”

????高祖闻言,极其无奈,狠狠瞪了太爷一眼,喝道:“还不往屋里滚!”

????太爷站在没动,他这时候,真有心杀了张大户,王草鱼见状,连忙拉住我太爷的胳膊,“秉守叔,走走走,咱往屋里。”

????太爷朝王草鱼看了一眼,王草鱼连忙给太爷递了个眼色,太爷很快把火气压了下去,自己犯不着跟这种无赖一般见识,眼下最重要的是王小锦的尸身。

????太爷被王草鱼拦着,钻进了太爷的房间。屋外,我高祖低声下气给张大户说起了好话……

????屋里,太爷狠狠地叹了口气,问王草鱼,“小锦呢?”

????王草鱼没吭声,用下巴朝太爷床、上指了指,太爷扭头一看,就见王小锦在自己床、上放着,顿时,心里再次五味杂陈。

????王草鱼说道:“这是爷爷让我放你床、上咧,你、你可别见怪。”

????太爷冲王草鱼惨淡一笑:“小锦本来就是我媳妇,就应该放我床、上……”顿了一下,太爷问道:“我爹看到小锦尸身之后,他怎么说?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木棉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73books.com/book/91213/427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