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琉璃玉塔身的修炼很简单。

????它将人的身体分为了七层,由外到内,一层层递进。

????最终,将人体化为法宝一般坚不可摧诸法不侵。

????这七层分别是皮、肉、筋、血、骨、髓、脏。

????这七层一层比一层复杂。

????第一层最简单,只需要利用天材地宝,浸透皮肤,按照功法吸收重塑便可。

????此刻,苏牧直接脱下外衣,赤裸走进了水潭之中。

????盎然的魂力依旧。

????拿着玉净瓶,苏牧操控着,倒出了很少的一部分。

????血入水,水当沸。

????那接触到血液的水面,瞬间就沸腾了起来!

????苏牧深吸一口气,直接伸出手,接触到了那血浆。

????刺骨的痛感瞬间汇聚。

????比龙血的腐蚀性还要强出十几倍的八足半龙犼鲜血,瞬间将苏牧的手指上皮肤融化。

????苏牧不等血液继续腐蚀一处,便将其他的皮肤顶上。

????在水中,八足半龙犼血液的腐蚀性算是被中和了一部分,没有了之前那般暴戾。

????而此刻,那些被溶解的皮肤,却缓缓的生长起来。

????“咦?”

????犼愣了愣,道:“你的体质觉醒啦?”

????“那就多放点血。”

????苏牧依言倒出更多的鲜血。

????整个人沉入水中。

????暗红的龙犼鲜血,被魂力控制着悬浮在水中。

????苏牧整个人屈腿浮在其中。

????仿佛被一个血卵包裹。

????……

????大唐,苏家。

????此刻的苏家,现在已经非比寻常。

????长安城现在到处都都有关于苏家的赌局。

????赌的就是苏家和丹师会,哪个能占领大唐的药散市场!

????其实相对于修行者才会购买的丹药,三国更多的是普通人,和灵肉期的修士。

????这些人,根本没有财力去购买丹药,药散才是他们的主流。

????三国尽皆靠近魁木大妖林,日日夜夜都有猎手前往妖林狩猎。

????药散的交易极其巨大。

????一包药散从几文钱到几千银子的都有,相对于用灵石交易的丹药,那是便宜千百倍。

????但是在丹师会的统计之中,药散和丹药两个市场,占据的份额却是7:3!

????药散的交易,占据了丹师会的七成!

????这就是基数的问题!

????一旦苏家真的夺走了丹师会在大唐的药散市场控制权,那简直就是直接夺走了大唐丹师会的七成收入!

????这要是成了,那刘瀚就直接收拾铺盖滚蛋行了。

????而且,旁边还有个大梁啊!

????大梁太子本人都要走的,现在走到一半又回来了!

????回来干啥?

????看苏家和丹师会掐架!

????一旦苏家要是真的赢了,占据了药散市场这块肥肉,那大梁这群饿狼般的皇室,绝对不会手软!

????明面上谁也不敢得罪丹师会,但是这头一开,那就收不住了!

????晋国的丹师总会,显然也知道问题的严重性,当即派出车队,带着整整百万灵石进城!

????在大道上,更是掀开了车架,让整个长安的人都看到了!

????现在,各个盘口赌局,苏家和丹师会的比例,是10:1.02!

????由此可见,整个长安在百万灵石入唐后,彻底知道苏家没戏了。

????而此刻的苏家,却依然是人来人往,好不热闹。

????现在,苏东流已经彻底接管了苏家的所有事物。

????苏东望堂堂大司马,成为了类似师爷的存在,苏东流说干啥就干啥。

????“大哥,药散市场的价格已经大半个月了,一只保持往常三四成的价格,靠近妖林的狱州和凉州,那一个个药材大户都拼命的收购,都等着风头过去,好大赚一笔!现在苏家的亏损,每一天都在几十万白银以上啊。”

????此刻,苏东望的神色有些难看,道:“这样下去,就算是有陛下的照顾,我们也坚持不下去啊。那刘瀚更是放出消息,在晋国丹师会拉来了百万灵石。”

????苏东流也是微微皱眉,丹师会的反应够快。

????决心也够大。

????但是苏家也不是没有办法!

????“准备混入灵药。”

????“啊?!”

????苏东望一愣,道:“不再等等?”

????“不等了,丹师会的资金更加充裕,继续等下去,对我们没有好处。”

????苏东流淡淡道:“我们不论如何更改方式,都要保持一个原则。”

????“快、狠!”

????“加入灵药,会让我们亏损更大,但是那些猎人不知道,他们也不会相信我等会在药散之中添加更为昂贵的灵药。”

????苏东流眼神一闪,道:“他们只会以为,是丹师会故意降低了质量!”

????“这样一来,我们的销量会上去,虽然赔的更多,但是口碑会上去,丹师会的口碑会差。”

????“只要我们能再撑半个月,丹师会就算有百万灵石,解决不了问题,也无用!”

????闻言,苏东望苦笑道:“可是大哥,咱们的资金支撑不住了啊。”

????苏东望知道自己大哥的意思。

????舆论,利用舆论搞一手丹师会!但是太难了!

????苏东流眼神闪烁。

????他有宝贝,可以拿出来轻易换取无数灵石。

????但是那些……很多都和天灵界扯上关系!

????齐天门上清宗和万圣山常驻天灵界的几个老东西,估计全世界的找自己蛛丝马迹。

????若是自己出手东西,怕是会有后患……

????“报!”

????此刻,一个苏家侍卫快步走来,道:“大梁太子公羊裂,携左相西江鹧拜见苏公!”

????苏东流和苏东望对视一眼,道:“他们过来……”

????苏东流说着突然精光一闪,道:“快快有请!”

????联系公羊裂滞留大唐的原因,苏东流立刻想到了一个原因!

????很快,一身黑色鬼金龙袍的公羊裂走了进来。

????他的身后跟着的,是佝偻身躯的西江鹧。

????“见过大司马,苏前辈。”

????苏东流也笑着起身道:“公羊太子有请,左相请!”

????招呼两人入座,身姿丰盈的侍女端上上好的雀尖儿,透过盈盈水汽,苏东流笑吟吟道:“公羊太子,在我大唐可还舒适?”

????“大唐物华天宝,风姿卓绝,远超大梁苦寒,小侄这都不愿走了呢。”

????公羊裂轻笑拱手,态度温和。

????一句小侄,直接让旁边的苏东望打消了顾虑。

????这么称呼,不仅没有恶意,还有套近乎的意思。

????只是他堂堂大梁太子,这表现有些太过平和了些。

????而苏东流却是没有在意。

????他更像一个修士,直来直去。

????轻轻抿了一口雀尖儿,苏东流便笑吟吟道:“那敢问公羊侄儿,是给老夫,送钱的吗?”

????公羊裂抿嘴一笑,道:“苏公慧眼,此行正是给苏公,送钱的!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木棉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73books.com/book/91206/530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