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这个方向应该就是传闻中镜川的方向,传闻中镜川每九百九十九年出现一次,这是镜川地界内修灵者皆知的秘密。”韩遂松开了他的手,“镜川出现前,修灵者的镜魄或多或少会化为实形可见,如果我料想得不错,乌桕的镜魄黑化了。”

????夕霜的嘴巴张得大大的,韩遂的话,她是听见了,怎么一点没有听懂。镜魄化为实形,还会黑化,都是因为镜川的缘故。还有镜川每九百九十九年出现一次,距离上一次到底多少年了?

????“还有十七年,距离镜川出现还有十七年,我也不曾经历过上一次,兴许时间上有误差。”韩遂微微笑道,“别想这么多,赶紧回到甘家去,那里是安全的。”

????“你几时回来?”夕霜咬了咬嘴唇,没有时间浪费了。

????“查清楚一些细节,我就回来。”韩遂这一次看向谢安在,“不用担心我,我经历过太多事,没有什么能难倒我。你们一起走,不许回头。”

????夕霜嗯一声,扭头离开。谢安在虽然背负着一个人,速度丝毫不减。两人几乎是并肩而出镇口,很有默契地展开遁形之术,甘家很快就在眼前。

????依旧是熟悉的护院墙,夕霜偷偷松一口气,从几时开始,她真的把甘家当成是自己的家,而不再是一个驻足停靠的地方。仿佛是有所感应,院门应声而开,甘望梅亲自出来接人,先见到重伤的苏盏茶,然后是少了一个韩遂。她没有过问任何,只是从谢安在手中接过苏盏茶,让他们先进院子。

????随着院门关闭,夕霜见到前院至少有四五十个甘家弟子,排成阵法,井然有序。

????“你们走了之后,我思来想去,不能坐以待毙,去弟子谱中求了援助。这是祖上留下的东西,总该用在该出现的时候。”甘望梅先行检查了一下苏盏茶的伤势,“你们从哪里回来?”

????“天秀镇,那里出了事,被控制住的灵物偷袭,死伤无数。韩遂留在那里查找线索,苏盏茶也知道一部分,救醒她,审问她,不要让她轻易离开。”夕霜一口气说完这些话,身体摇摇晃晃,被人从身后用力扶稳,她一转头看到白衡齐,“你在了。”

????“是,我在了。”白衡齐见她透支得过分,快要支撑不住,向甘望梅请示带两人先行休息。

????甘望梅沉声道:“你方才说的几点,我听清楚了,一定会做到。你们休息一下,千万不能在关键时候倒下。”

????夕霜没有矫情,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。她在天秀镇的时候,消耗太大,与其苦苦支撑,不如放松下来,让自己尽快恢复。

????白衡齐沉默地把他们带到休息的住处:“整个甘家重新布局过,不能再住原先的地方。你们放心,这个时候就算谢怀宇再攻过来,我们也可以阻挡的,不会让他得逞。”

????“不止是谢怀宇。”夕霜扶着门框,踉跄着进屋,一头扑倒在床铺上。白衡齐似乎在她身后说着什么,可她听不见了,耳朵中嗡嗡作响,时不时从远处传来惨叫声,她心有余而力不足,陷入了彻底的黑暗中。

????白衡齐在门口看了片刻,见她的背影一动不动,抬手替她关上了屋门,思来想去不放心,索性直接坐在了门槛边,等着夕霜的苏醒。

????夕霜睡得很沉,可她知道没有太多的时间,一旦身体中的镜魄流转,开始自行修复,力气源源不断地滋长起来。她虽然闭着眼,也能感受到日月花枝镜脱离开身体,升腾到了床幔顶,把整个身体用镜光盖住,仿佛是世间最轻最软的织物,加速了身体的恢复。

????等到夕霜睁开眼来,直接看向窗外,天色尚有光亮,她没有休息太多时间。果然,她一打开屋门,白衡齐蹭地站了起来,不解地问道:“你累成这样只睡了一炷香的时间,我以为至少要休息一个时辰的。”

????“不用,身体中的损耗可以通过各种方法恢复,未必是一味沉睡不醒。”夕霜抬起头来,给不放心的白衡齐看清楚自己的脸色。

????白衡齐见她果然气色恢复了大半,眼中的倦色几乎已经一扫而空,心中惊叹,没想到她的进阶这样迅速,不知不觉中,快要超过家主的修为。

????“只有一炷香的时间,想来你没离开过。”夕霜对白衡齐的守护心存感激,“你的任务完成了?”

????“不算完成,只是能把带出去的甘家弟子一个不缺地带回来,其他的,实在惭愧。”白衡齐还想问得再清楚些。突然,脚底下剧烈震动起来,很快又恢复了平静,好像是一件重物从天而降,落在了甘家的地界之上。

????夕霜的脸色一变,这种时候,任何风吹草动可能都会要了很多无辜者的性命:“我们去看看,出什么变故了!”

????白衡齐有意无意地走在夕霜的前面,这是明显的保护姿态。夕霜不和他争抢,心跳却莫名其妙地加速了。等她回到前院,心脏跳得过快,仿佛她只要一张嘴,能从口中蹦跶出来。

????甘望梅背着双手肃然而立,不知与什么面对面对峙。夕霜的视线被一部分甘家弟子拦住,她着急地要拨开人群,白衡齐转头握住她的肩膀,直接腾空而起,从那些甘家弟子的头顶上一跃而过。

????到了一定的高度,夕霜见到了与甘望梅对峙的灵物,分明就是宁思剑,而且是她认识的那只,身形暴涨了太多,而且遍体鳞伤,快要奄奄一息了。

????仿佛是察觉到了夕霜的气息,宁思剑艰难地抬起头向上看,可它连锁定目标的能力也失去了。白衡齐低声询问道:“你认识它,他看起来并不像是要来攻击的样子,难道是找你吗?”

????“放我下去。”夕霜急声道,“我认识它,你放我下去。”白衡齐将夕霜安妥地放回到地面,夕霜飞奔向宁思剑,宁思剑分明也想要向她靠拢。然而,只要稍稍一动,无数伤口中渗出的鲜血流淌了一地。

????甘望梅转头看一下夕霜:“它不是来攻击我们的,我知道。你认识它?”

????“在天秀镇的时候,我就见过它了,他是灵物宁思剑的王。”夕霜担心说不清楚会让宁思剑遭受又一次攻击。

????甘望梅的眉毛动了一动:“王?”

????“这是韩遂告诉我的,它是宁思剑的王。韩遂说灵物的同族达到一定数量,又有特别开智的出现,王就会出现。而且,它并不想伤害其他的修灵者,所以要与饲主谢怀宇拼命抵抗。他它到这里,应该是来寻求支援。”夕霜不管不顾地接近到宁思剑的身边,抬手去触摸它眼睛周围,发现它有一只眼睛已经看不见了。

????她正要祭出日月花枝镜,被甘望梅及时阻止:“不要着急,它伤得那么重,镜师也无法救它。”

????“至少可以缓和它的伤口,让它不会立刻死掉!”夕霜从来不听甘望梅的建议,日月花枝镜的镜辉,柔和地照拂之下,宁思剑的脑袋周围眼角处的伤口渐渐愈合。夕霜一边替宁思剑治疗,一边轻声抚慰道,“你不要害怕,我虽然不能完全治好你,也可以减轻你的痛苦。那你告诉我,在失踪的那段时间里,到底发生了什么?还有天秀镇,出了什么问题?你的同族都去了哪里,它们不愿意跟随你了吗?”

????一连串的问题,宁思剑勉强喘着气,通过镜师的治疗,恢复了些许的元气,睁开另一只完好的眼睛,悲伤地看向夕霜:“我只察觉到一点你的气息,知道你愿意帮我,所以才赶过来。”

????“你的同族呢?”夕霜再一次询问道。

????“没有了,只剩下我了,所有的宁思剑中只剩下我了。”它说完这一句,阖上了眼帘,拳头大的泪珠从眼角渗出来,“它们不是不遵从我,而是要帮我帮我和饲主抵抗。所以,它们心甘情愿的献祭与我融为一体,可是饲主的反噬力太强,我扛不过去了。”

????“我在天秀镇的时候,就找不到你,那时候你去了哪里?还有,谢怀宇追到天秀镇了吗?是不是这样!”夕霜发现自己体内的灵力被消耗得很厉害,稍稍做了些治疗,就会接不上来。

????甘望梅走过来将她一把推开,日月花枝镜落下来,夕霜伸手去接收回体内,知道甘望梅纯粹是为了她好,不希望他为了救宁思剑消耗掉所有的灵气,元气大伤。可面前的宁思剑又该怎么办?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它去死吧。

????“甘家还有其他的镜师弟子,虽然修为和你无法相比,但是勉强维持它的性命,还是可以做到的。另外有些灵草可以给它服食,只要它愿意配合,就不会死。”甘望梅瞪了夕霜一眼,无论好事坏事,这孩子从来不肯向自己低头。以前是因为心存嫌隙,如今冰释前嫌,却变成了另一种习惯。

????可她偏偏对夕霜又爱又恨生不起气来,大概也就是这样的性格,才更适合成为下一任的甘家家族。甘望梅自诩,年轻的时候也绝对不是唯唯诺诺的性子,夕霜在这一点,和她真的是非常非常相似。

????想到这里,甘望梅轻轻叹了一口气,这么多甘家弟子见到她唯命是从,只有夕霜,敢当面顶撞,每一次还都顶撞得挺有理的。

????“那就有劳家主了。”夕霜听到甘望梅愿意出手救宁思剑,松了一口气,“它没有伤害过别人,只是被迫和谢怀宇签订了饲主协议。救下它,对我们有益无害。”

????白衡齐见甘望梅已经松了口,生怕夕霜在言语上激怒家主,连忙出手把她拉扯到一边:“家主已经答应你了,就不要再说了。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木棉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73books.com/book/90902/302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