次日

  天空万里无云,微风徐徐,吹得人好是舒服,今日真是个出门踏青的好天气呀!狄公。如燕。元芳加狄春一行四人,一早便已出发,如今已经走到了八仙山的半山腰上,这一路上有说有笑,气氛异常的好,一点儿也不像是出门查案的样子,倒真像是要去踏青似的!

  “老爷,您说这些和尚住在这么高的山上,平日里要下一次山也不容易,整日除了吃斋就是念佛的,与山下的人应该也不常来往才是,那到达是得罪了什么人,竟如此心狠手辣的把他们都杀了呢?”狄春问道。

  “狄春,照你这么说,是认为此次凶案应乃山下之人所为了?”

  “我看不一定!”如燕插话道。“我倒觉得应该是寺里的人自己干的!您想啊,杀了人还能那么快就逃跑而不被发现的,除非他本来就是这庙里的和尚,这样就可以立刻混入查找凶手的人群当中去了!”

  听了如燕的话,狄公捻了捻胡子说道:“恩,如燕分析得也很有道理,的确有这样的可能!不过我看还是先等看过尸体后再下结论为好!”

  “咦!”就在这时,如燕突然眼睛一亮,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棵大树满脸兴奋的道:“叔父,您快看那棵树呀!那树上面的花好漂亮呀!元芳,快快快,你赶紧的,上去帮我摘下来呀!”

  元芳使用轻功轻轻一跃便上到了那大树上,很轻松的就帮如燕将那花儿采了下来。

  “你的眼睛还真是了得呢!这花生长得如此隐蔽都让你给发现了”

  “那当然了!”如燕得意的接过了花,放到鼻尖闻了闻,赞道:“恩,这花好香啊!叔父,您快说说这是朵什么花?我还是第一次见这种花呢,好奇特!怎么是长在树干上的啊?”

  狄公看了看如燕手上的花儿,此花呈淡蓝色,花瓣丰富,花蕾为深紫色,确实是个少见的品种,思索了片刻后道:“这花我也从未见过!也许是这当地特有的吧!”

  “呀!连叔父都不知道呢!看来这花一定不简单!嘻嘻!”如燕非常喜欢这花,很是欣喜的把玩着。

  元芳再次抬头看了看那棵树,有些疑惑的微微蹙起了眉问道:“大人,卑职觉得有些奇怪!您看,这可是一棵榕树,这榕树的树干上怎么能生出花来呢?”

  一旁的狄春也发现了异常!“经大将军一说,小的也觉得奇怪了!老爷您看,这路边种的也都是榕树,但却唯有这棵长花的特别的茂密,你看它的树叶都快把旁边那两棵树给遮起来了!”

  “大人..”

  元芳刚要补充点什么,就被如燕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。

  “我说你们俩个真是的,不就是个花嘛,想那么多干嘛呀?咱们还是快赶路吧,照你们这样磨蹭下去,走到晚上都到不了山顶了!”

  就是一朵花而已,与这个案子一点关系也没有,这三个男人竟还在那研究了半天!如燕不禁有些无语。

  狄公呵呵一笑,道:“如燕说得是,咱们还是先赶路吧,这花回头再研究!你这丫头也是,总是耐不住性子!”

  如燕淘气的对着狄公吐了吐舌头。

  响午时分,一行人终于爬到了山顶上,远远看去,仙山寺的寺院已经映入了眼帘。

  狄公毕竟是个年近六十的老者,爬了这么远的山路体力已经有所不济,开始有些气喘吁吁起来。

  元芳看在眼里,连忙说道:“大人,前面就是仙山寺了,不如让卑职先过去请寺里的住持给咱们安排个地儿,让您先休息一下,您看可好?”

  狄公知元芳是在关心自己,心下感动,回道:“这样也好!呵呵,真是不得不服老了,你看这腿脚体力什么的,都大不如前了!”

  “那卑职就先行一步了!”

  狄公摆了摆手,元芳便加快了步伐先行往庙中走去

  敢壮山骆越寨

  寨子里最大的木楼中,一位年约五十的大汉正来回踱着步,他身穿深青色对襟上衣,黑色桶裤,腰间还系着个特别的腰带,腰带上绣着复杂的花纹,花纹是有点儿像图腾的样式。他的胸前还挂着一枚弯月形的银饰,头用黑布缠成了个奇怪的形状。此时,他不停的拧着手,看起来很是着急的样子。

  这时门外进来了个一身黑衣的中年男人,穿着和房中的男人有些相似,只是他的腰带上并无花纹,胸前也少了那些漂亮的银饰。

  “族长!”男子右手放于左肩,向房中的男人鞠了个躬。

  “怎么样,找到诺娅了吗?”看到他进来,大汉立刻焦急的问道。

  “已经派人去找了,但还未找到小姐!”

  “那你还不快继续去找,回来干什么?”

  “族长,属下收到消息说三日前仙山寺有十几个和尚在打扫落叶时被杀,那些和尚全身都是被利器割伤的痕迹,但却找不到凶器,属下怀疑是不是.。所以赶紧回来向您禀报!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?”族长的声音有些颤抖。

  “恩!”男子点头,回应了族长的猜测。

  族长深呼了一口气,镇定了下心弦后才道:“崖加,你现在赶紧多带些人手前往邕州,务必把诺娅给我带回来!”

  “是!属下马上就去!”

  “等等,你们都不是诺娅的对手,把知木叫上,看来也只有他才能把她带回来了!”

  “是!”

  “去吧!”

欢迎大家访问:木棉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73books.com/book/33492/2/